自闭症概论

时间:2005-07-18 11:05 来源:台湾 作者: 点击:

由《自闭症诊断标准的演变》一文中可知自闭症诊断标准自1943年肯纳博士提出「 自闭症」一词后,转变最大的应该是原因论由原来以父母教养态度为主的「心因论」,改为是中枢神经系统异常导致的发展障碍。说起这一点,我们可比二、三十年前的自闭儿父母幸运多了,孩子生病心里已经很难过,还得背负外界误解的眼光,被贴上「冰箱父母」的标签。更糟的是,社工可能因此带走你的孩子,记得《雨中起舞》那本书中乔琪娜也是因此年纪小小就被送到教养机构去,假日才可返家。有时人们对某一疾病的无知远比这个疾病本身的影响来得严重。

因为某些自闭症儿童的「特异,如推算万年历等,让人以为自闭症儿童都是高智商的,其实自闭症者有七八成是智能不足,剩下两成智能正常中也只有极少数属于资赋优异。以我的孩子为例,从前医生说他是高,上周学校刚做了二年级的瑞文氏智力测验(CPM),级任老师告诉我,当时辅导室老师在台上说明时,他根本没在注意听,自顾自的找铅笔盒、东张西望的,老师并未介入,想让他试试看,结果还好,他的百分等级为73,智能中等。而隔壁班另一个亚斯伯格症的小朋友,资源班老师则是推荐他去考台中市的国小资优班,我想这又印证了亚斯伯格症儿童大多拥有较佳的智商。

说来惭楚A我生老大时,虽已有十年的教学经验,但对于自闭症的知识并不比一般人多。更没想到,第一个接触的自闭症儿童竟是自己的孩子,我以为他只是语言发展迟缓,那时刚好班上有小朋友因构音问题在长庚儿童医院上语言治疗课。请他替我拿了门诊表就去挂了儿童心智科,希望也能排个语言课上上。没想到医生观察他一会儿,就很婉转的说他怀疑我的孩子是自闭儿,接下来要我填一个叫做克氏量表的东西,超过14分,很好,再给我一份320题的问卷带回家填,经过一个多月的追踪,医生给我一张「学龄前儿童行为发展量表常模简图」,告诉我他的区线图呈现一个W形,而低下的那两只脚的落在人际社会与概念理解、沟通表达上,所以确定他是自闭儿。这段等待宣判的时间中,我们开始袅状袺鳎挭y,才发觉书中所提的一些行为特征,如:玩车子时喜欢将车子翻过来用手指头一直转轮子,那时他可以一转轮子就是一个钟头,不会吵人。又如:喜欢把东西排成一长排,是的,玩具车牌成一长排,糖果排成一长排,故事书当然也要排成一长排啦!这些怎么都和书上写的一样?

《自闭症者的特征》文中论述自闭症者具有下列四项特征:
一、认知缺陷:如智能低下、过度选择、窄偏视觉、零碎天赋、传送刺激。
有一阵子,我儿对人的区分与记忆是以年龄来定义的,他看到人会问他几岁,下一次再见到时就以这个来开场,例如他会说:「张医生,38岁」、「洪老师,15岁」(老师骗他的,他无条件相信)。糟的是,在他知道儿童、青年、老年的定义后,他说:「阿公,75岁,老年,快要死了。」又如:在车阵中等红绿灯时,一看到绿灯亮了,他就心急的大叫「快走」完全无视于前面还有车子。这样无法变通的僵化思考应是一种认知缺陷。

在儿子大班时,出现了他的零碎天赋。我无意中发现他会推算几月几日是星期几,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会的,当然我知道绝对不是用算的。如果他能告诉我他是怎么办到的,他就不是自闭症了。然而这一项特异他的语言有了长足的进步之后,竟突然消失了。

二、缺乏沟通能力:如语言能力失常、社会的异常行为、缺乏社会交互作用能力。
曾有报导说自闭症者约有80%是属于哑音者,或是音调平淡,但是小犬很奇怪的是,听过他说话的人,都会开玩笑的问我他是从北京来的吗?孩子的爸讲的一口台湾国语,我呢,就像一般的小学老师那样发音正常罢了,不知他的北京腔哪来的?虽然如此,他的回复语言、暗喻语言、代名词反转一样也没少的陆续发展出来。例如:打电话时,我教他:「你要先讲你是谁。」他马上说:「你是谁?」问他:「你要去哪里?」他回答:「你要去麦当劳。」经过长期语言治疗课,以能将他的错误降至最低,但是此次带他出国,路上他常突然说:「卡拉版四十三」至今我仍想不出这暗喻着什么。

三、偏异的行为类型:如自我刺激行为、自伤行为、固持行为或强迫行为。
在医院上团体治疗课时,曾看到一个亚斯伯格症的小孩,他最常做的动作是用他的头用力去撞地板,令人怵目惊心。我儿子大概很怕痛,所以都采用言语自伤,比方说他生气时会边哭边说:「我要丢出去」「我要死掉」不知道这是不是也算一种自伤行为?

讲义中,提及青少年或接近成年的自闭症者对于固持行为或强迫行为会更明显。是这样的吗?天啊!现在就已经够烦的,从baby时期死守他那块小破布(恋物),到现在是看卡通录像带时,不断注视录像机上显示的分钟数与秒数到多少了(感官的固持行为),甚至一到某一环境就先直接去〝瞻仰〞他们的月历,无视于他人的存在….。还会更明显的话,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善吗?
四、生理异常现象:例如痉挛、生化异常、新陈代谢失常、染色体脆弱、先天性风疹、脑部器官失常引起青少年期突发的癫痫现象。

这一点可能不是教育界介入的方向,但是这些年来医界似乎也并未多加关注在此方面,例如从未主动替他们验血、验尿,做一些生化的检验,彷佛直接排除了生理因素。而我家的小雨人在长期接受早疗,一直都持续进步的情况下,去年九月忽然语言、行为都出现退化现象,医生才为他照脑波,得到的结果是他没有癫痫(原先怀疑有),但是他的右边大脑皮质异常,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不成熟的脑,不建议用药,只能观察。我不懂这是医学的极限吗?国外是否也是如此?

青少年期突发的癫痫现象是我很担心的部分,不知有没有预防的方法?在接触自闭症的这些年中,我感觉早疗方面的信息颇够,青少年及成年期的东西相对来说少很多,所以姜忠信老师的这篇《青少年与成年期自闭症患者的身心特质与矫治理念》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给他5颗星的分数。或陈u要靠前人种树了。如果国外已有这些教材,也希望老师能翻译这方面的资料或开这方面的课让我们能知道怎么陪着孩子长大。

在儿子的第一张重大伤病卡中,他的病名是「自闭症—儿童时期精神病」,去年换卡时已改为「幼儿自闭症」,是否由此也可看出自闭症精神病理的演变,将其确立为两个独立的诊断。精神病会有幻听、妄想,而自闭症没有此现象,自闭症者的障碍是在沟通与社交上。尤其自闭症者明显的语言发展落后是精神分裂患者所没有的。例如上次语言治疗课时,老师问我儿子:「你怕不怕狗?」他说:「怕。」老师又问:「如果狗被绑在柱子上,你怕不怕?」他说:「不怕。」老师:「为什么?」他答:「我不会走牠过去。」 老师:「你要说我不会靠近牠。」我想一个九岁的孩子,即使他是精神分裂者,也不会用这种错误的语法说话。这也是我现在要努力的方向之一。

在孩子被诊断为自闭症的第一年,我们行动上积极让他参与早疗,心理上则一直怀疑医生误诊。找了一堆自闭症特征的数据一一比对,碰到不像的地方心里就想:「看吧!他不是啦!」甚至跑去问医生:「会不会有的小孩在小时候被鉴定为自闭症,长大后发现他其实不是自闭症?」(意思是你会不会是误诊啊?)医生大人很客气的说他不敢保证有没有这样的case,但是就他所知的是没有。(表示我不可能误诊啦!)随着时间过去,我们不再寻求他是或不是,因为知道自闭症者的个别差异是很大的。既然如此,也不积极找原因了,只找方法,对他可能有效的方法我们就去尝试。看了这几篇关于自闭症概论的文章,又让自己对孩子自诊断之初至今做了一次回顾,虽不致说不堪回首,但的确心有所痛。谢谢老师耐心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