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障碍的诊断与评量

时间:2006-09-11 10:27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四章
语言障碍的诊断与评量
壹,评量的目的
(一)了解儿童语言发展的程度
(二)确定沟通行为是否异常,异常的状况,能否补救.
(三)探讨沟通障碍的原因及有关问题.
(四)蒐集儿童沟通能力,语言发展,障碍状况的资料.
(五)做为设计语言教育与矫治方案的参考依据.
(六)监控教育或矫治後的结果.
贰,评量的一般原则
名词界定:
『评量』—涵盖范围较广,包括教学前,教学中,教学後的形成性评量,持续性评量和总结性评量.
诊断』--较偏重治疗前对问题或症状的了解.
参,评量的范围
James(1985)认为评量儿童的语言能力应包括下列:
(一)对早期的认知与沟通行为的评量
1.社会行为
2.认知行为
(二)对语言的知识与运用的评量
肆,评量的方法
James(1985)所提出的有关语言评量的方法:
一,尽可能获得所有有关资源,以描述个案之语言级沟通能力.
二,从评量的一般原则可看出
(一)从父母及其他成人处获得资料
(二)直接观察个案的表现
对儿童语言行为的观察
1.标准化
肆,评量的方法
2.非标准化
蒐集自然产生的语言样本 (至少50-100句不同的话语),以作为分析,被认为是最适当的.
分析样本:应分析所采语言样本之语音,语意,语法,语用等.
A.语音:
B.语意:Miller(1981)建议将抄录下来的个案所使用的话语依其词类分类後(如:名词,动词,形容词等.)加以分析.
肆,评量的方法
儿童的字汇变化可以TTR(type-token ratio)计算
TTR= type/token=50句话语中不同类型的字汇/50句话语中所有的字数
Templin(1957)认为三到八岁儿童TTR值应在.45至.50之间.
C.语法:MLU(mean length of utterance)来计算儿童的话语长度.
MLU=所有话语中的词素总和/所产生话语的总数=话语的平均长度
只用MLU仍无法提供儿童话语是否有文法结构的讯息,所以仍应分析文法词素,语法型态,名词,动词的组成要素及复句等.
肆,评量的方法
D.语用:
1.个案话语中是否有沟通意愿.
2.个案能否进行对话,轮流当听众及说话者,且能维持在该话题上.
3.个案是否能做适当的假设.
肆,评量的方法
三,评量的应用
评量的结果依评量目的加以组织并解释.
评量的目的是发展教育矫治方案.
四,个案研究
伍,评量的程序
一,资料的蒐集
语言评量最基本的过程是蒐集有关儿童口语,语言级听觉技能的资料,包括学校的作业及纪录,病历等.
二,系统的观察
儿童可以在不同的情境下如:学校,家庭,教室,操场加以观察.
伍,评量的程序
三,沟通能力的评量
(一)正式的测验
标准化的语言测验,通常称为「常模参照测验」--可与同年龄或年级的同被做比较.
「标准参照测验」--可了解儿童的行为表现.
(二)非正式的程序
1.蒐集语言样本 2.看图说故事
3.填空测验 4.面谈
四,谘询/会议
陆,语言障碍的诊断原则
诊断的程序包含对个案之沟通异常症状的评量,以及与异常症状有关的任何可能原因.
其次是探讨,维持或导致症状恶化的条件.
最後是区分哪些在初步检查时会令说话及语言症状产生混淆的并发症候.
在语言病理学及听力学中,诊断的程序是在补救方案之前.
第二种程序事先评量再施行补救方案,最为多数的临床诊疗失所采用.
陆,语言障碍的诊断原则
医学模式和教育模式的不同点.
医学模式--著重在发现障碍的病理及原因.
教育模式--教不注重病理或病因上的状况,而强调诊断咬指出沟通行为的障碍领域,并集中注意於如何确立补救方案及方案的效果.
柒,语言障碍的诊断过程
一,个案研究
个案研究是一个发问的历程,主要是经由对个案,能够代为回答的个体的询问,以获得有关异常的讯息.
Darley(1978)认为基本的个案史应包含:(1)障碍状况(2)个人或机构的转介资料(3)说话障碍史(4)发展史(5)医疗史(6)学校教育史(7)社会史(8)家庭史(9)重要的晤谈建议
柒,语言障碍的诊断过程
二,症状的评量
从个案研究中所发觉的问题,应该再透过标准化测验,观察,及自然沟通等作进一步的评量.
诊断者也应该对任何有助於了解症候的讯息做评量.
柒,语言障碍的诊断过程
三,假设与预後
经过个案研究,测验及观察的步骤後,诊疗者应该对於障碍状况及其成因建立假设,并且说明治疗的预後.
预後的正确性由下列几个因素决定:检查者的经验,个案的年纪,障碍的原因.
与後是以个案接受补救方案之後恢复的可能性来叙述.
柒,语言障碍的诊断过程
四,对补救方案的建议
补救方案应该能够消除或减低个案的障碍状况.
诊断报告中所出现的建议,需要其他专家做进一步诊断的问题.
诊断者不应该做医学方面的决策建议,最好由医师为之.
捌,各类语言障碍的诊断程序
一,语言异常的诊断程序
二,构音异常的诊断程序
三,口吃的诊断程序
四,声音异常的诊断程序
五,听觉障碍的诊断程序
一,语言异常的诊断程序
语言行为是指一种任意语音的结构系统及使用在人际沟通上的声音序列.
语言行为就是人类对事物及沟通过程的内容(Carroll,1961).
Bangs(1968)界定语言障碍儿童为无法依循正常型态或序列而学习语言的符号者.
West & Ansberry(1968)把语言障碍的个案分成三类:
一,语言异常的诊断程序
West & Ansberry(1968)把语言障碍的个案分成三类:
1,语言发展迟缓
2,成人受伤
3,老人性脑功能退化
语言异常也可分为:
(1)接收性语言异常-对於听到或看到的讯息无法理解.
(2)表达性语言异常-以口语或书写来沟通的能力有障碍.
(3)混合性语言异常-接收语表达管道都有困难.
一,语言异常的诊断程序
(一)个案研究
(二)标准化与准标准化测验
国外:毕保德图画词汇测验,语文发展量表,魏氏儿童智力测验,魏氏学前量表…...
国内:学前儿童语言发展量表,学龄儿童语言障碍评量表,学前儿童语言障碍评量表,修订毕保德图画词汇测验….. .
评量十岁以下儿童的心理语言能力,ITPA是一个很好的测验.
一,语言异常的诊断程序
「毕保德图画词汇测验」可估计两岁半到十八岁个案的语文智慧及认字能力,对中等智商者尤其有效.适合阅读障碍者使用,对表达性失语症,口吃,自闭症及脑性麻痹等个案很适用.
脑伤造成的语言问题,「明尼苏达失语症区辨诊断测验」可提供做为一个有效的评量工具.
一,语言异常的诊断程序
(三)非正式观察语选择性作业
非正式观察可以补充标准化测验的不足.
蒐集语言样本是评量儿童语言行为时经常使用的技术.
观察自然情境下说话的某些特徵,例如:使用文法,反应的平均长度,发音的平均长度,单字反应次数,社会性语言的出现量,可做为评量语言异常的有用指标.
二,构音异常的诊断程序
构音异常是所有沟通异常类型中,出现率最高的问题,大约占接受语言治疗的学龄儿童的80%.
构音异常是指说话的声音中具有替代音,省略音,扭曲音的现象,可分为『机体性构音异常』,及『功能性构音异常』.
机体性构音异常-中枢神经系统病变,构音器官构造异常,情绪困扰,听觉末梢器官病变造成听力减弱.
功能性构音异常-原因不明,没有机体上的证据,只能视为构音结构上特定功能障碍.
二,构音异常的诊断程序
(一)个案研究
1,显著的生理因素
2,心理动力因素
3,环境因素
(二)标准化与准标准化测验
构音测验有三种类型:
1.大量筛选所使用的测验,主要的方式是呈现一些口头阅读的材料.
2.评量单音的「水平式测验」(horizontal test)
3.评量在背景情境下的发音,也称为「深度测验」(deep test).
二,构音异常的诊断程序
(三)非正式观察与选择作业
构音异常个案,通常是最先由父母,老师,朋友,同学等以非正式观察的方式发觉出来.
口不外为机制跟构音有很大的关连,因此对於各种构音异常个案,都必须检查他们的口部外围机制.
三,口吃的诊断程序
口吃式说话的韵律或流畅性方面的困扰,这种障碍可能显示在声音,单字,片语的重复与延长,或者停顿,中断,踌躇.
口吃式工具性制约的学习结果,但是也有人认为是由工具性制约与古典制约两类学习历程而来的.
三,口吃的诊断程序
(一)个案研究
Williams(1978)认为,对口吃患者的诊断应再注意下列五项:
1.口吃的起源与发展过程
2.不流畅的变异性
3.父母,教师,及口吃者本身对口吃的态度和信念.
4.教育,社会,职业三方面,口吃者面临的问题.
5.口吃者对未来与目标的看法,并推估其目标的可实现性.
三,口吃的诊断程序
Darley & Spriestersbach(1978)也提出三项检查口吃的重要因素:
1,周围的人对口吃及口吃者的态度与反应.
2,口吃患者对周围的人与对自己的态度与反应.
3,口吃者的说话行为.
三,口吃的诊断程序
(二)标准化与准标准化测验
口吃的诊断要针对构成个案整体反应的各种行为加以分析.
口吃行为有自我验证性(self-evident),严密的评量要涵盖用来预估口吃严重性,口吃的本质,及困难出现的场合等三个变项.
诊疗师可应用语言病理学家所修订的测验,评量表与障碍指标来评量,其中包括说话的中断次术语持续的时间,紧张的程度,次级症候的复杂性,对口吃的态度,害怕的字眼与情境,害怕时的生理反应.
三,口吃的诊断程序
评定量表示描述与评量口吃最常使用的工具.
「爱俄华口吃评量表」是一种经常被应用的工具,它以一些效标来判断口吃的严重性.
Darley & Spriestersbach(1978)统整出三类常用的评量表:
1.口吃行为检核表
2.口吃严重性评量表
3.口吃者对说话情境反应的自评表
三,口吃的诊断程序
(三)非正式观察与选择作业
口吃患者大部分的诊断资料需要透过晤谈而取得.
Hutchinson等人(1978)建议,尚须对下列说话的五个过程做广泛的分析:呼吸,发音,共振,构音,思考.其中任何一部份出现问题,都可能影响整体说话的效率.
学习论者强调,要注意与口吃有关的刺激事件与情境.
精神分析论者著重,再晤谈时患者的语文表达及隐涵的态度.
四,声音异常的诊断程序
诊断的历程要考虑:
1.器质性声音异常,与说话有关的生理构造缺陷引起的,包括脑性麻痹,喉头病变…...
2.功能性声音异常,生理构造正常,但功能的发挥有障碍,如发音时间过长,声带的误用…...
Shanks & Duguay建议,声音异常的诊断最好从各种角度来测量与了解.
四,声音异常的诊断程序
(一)个案研究
(二)标准化与准标准化测验
呼吸与说话有密切的关系,因此有必要对呼吸的功能加以测量,测量方法如:X光透视,隔膜的动作,说话呼吸时的肌肉活动. ….
(三)非正式观察与选择作业
诊断晤谈时,诊疗师要仔细观察及评量声音的音质,音调,音量,患者的声音强度,及语音域,构音有关的问题.
五,听觉障碍的诊断程序
与听神经受损有关的听觉障碍会导致构音,语言,与声音的障碍.听觉障碍月严重,各种沟通行为受到影响越大.
(一)个案研究
除了例行的有关医疗史方面的问题外,个案研究尚须留意患者的听觉行为.
Murphy & Shallop(1978)建议,发展性评量应在测验之前,而且要包含儿童的动作能力跟一般警觉性能力.
Myklebust(1954)指出个案听觉损失的开始年龄是决定症候的重要因素.
五,听觉障碍的诊断程序
(二)标准化与准标准化工具
包括纯音听力检查与语音听力检查
(三)非正式观察与选择作业
Myklebust(1954)建议从自然的游戏中观察听力行为.
Myklebust从数个智力测验中选出一些可用来评量听觉障碍儿童智能发展的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