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患者干预的SCERTS模式

时间:2011-06-30 08:46 来源:《中国特殊教育》 作者: 点击:

  目前,自闭症的教育和心理学临床干预方法,呈现多样化的局面。专业研究工作者意见的主要分歧集中在对自闭症性质的不同理解,而且与不同学科和流派的研究视角有关。比较流行的干预模式,大致都是针对自闭症儿童的主要症状之一:语言理解和表达障碍,人际交流障碍,情感缺陷,或行为障碍。

  在西方,尤其是在美国,基于传统的行为主义学习理论和操作条件作用而提出的应用行为分析模式(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ABA),曾经占有特别突出的地位。心理学的干预方式也聚焦于外显的行为矫正或行为训练,并以问题行为的减少作为干预有效性的主要指标。

  近年来新出现的一些研究和实践倾向,更加重视儿童的内在感受和个人意义的表达,注重真实情境中的功能性社会性交往。本文要讨论的SCERTS模式(Social Communication , Emotional Regulation , and Transactional Support)明显地体现了这种倾向。这个模式把家庭生活中全面的人际交流、儿童情绪情感的自我调节、交往支持作为三个主要的干预维度。分析它的理论特征和操作策略,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当前自闭症干预的有关问题,对不同取向的思路和方法得出更清晰的认识。
  
  1  人际交流干预
  
  不能与他人有效交流,是自闭症儿童根本的障碍。已有的研究把自闭症儿童的交流障碍主要归因于两个领域:(1)与他人产生联合注意(joint attention)的能力;(2)使用符号的象征能力。
  
  1.1  联合注意

  留心别人注意指向的焦点,把别人的注意力引向自己感兴趣的对象,就是联合注意能力。儿童“心理理论”假设:儿童需要设身处地地想象他人的心理状态,例如理解他人的情感和需求,才能产生与他人的共情(empathy)能力。联合注意是儿童形成有效的社会交际、发展语言-交流能力不可缺少的心理基础。儿童的联合注意能力对于母子之间的身体与目光接触、互动关系协调、情绪的表达和相互影响,都具有重要作用。交流不仅是出于工具性的需要,而且是为了更深刻的社会性交往意图。在语言习得的过程中,儿童需要复杂的联合注意能力来联结有关过去和未来事件的交流,并能够考虑听众的注意焦点、兴趣和知识,有效地组织话语的意义理解和表达。

  联合注意能力的缺陷导致自闭症儿童在社会性交流方面遭遇发展性的障碍:(1)不能有效协调注意力,不能追随他人的目光移动,因而无法与他人密切接触,无法分享别人的情绪状态,也不能用自己的有目的行动的对象吸引他人的注意力,无法参与社会交往的互动。(2)有意识的动机性表达存在困难,因而很少对他人表达有意图的信息,包括表情动作的、自然发声的和语言的交流;不能保持互惠性的交流互动,一旦出现交流障碍,也不能采取弥补策略,因此造成交流频率低下,交流功能极度受限。(3)难以推断别人的视角(perspective)或情绪状态,不能追随他人的话题并适当地理解和回应。

  已有的研究表明,自闭症儿童只有进行长期的、积极的交流练习,才能有望弥补联合注意能力的缺陷。在家庭的日常生活中,家长和儿童玩伴可以负起交流促进者的任务,利用尽可能多的机会,随时随地促进儿童的能力提升和心理成长。而如何帮助家庭成员掌握有效的干预技术,则成为这种干预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1.2  象征能力的训练

  自闭症儿童的象征能力缺陷突出地表现在语言获得和游戏发展方面:
  (1)自闭症儿童使用动作性交流手段(如摆手、指点)有局限,往往对具体的、前象征的(presymbolic)手势存在低水平的依赖(例如拉扯成人的手臂去拿自己想要的东西),常常使用不受欢迎的交流手段(如尖叫、挑衅、发脾气),因而对周围成人的社会控制意图造成挑战。

  (2)缺乏有意义的声音交流,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