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自闭症孩子合组室内乐团

时间:2013-07-16 11:12 来源:中国孤独症网 作者:嫣墨 点击:

  

爱特乐团的老师正指导孩子演奏

  上个周末的下午,《拉德斯基进行曲》的雄壮音乐从上步路和美琴行的一个琴房飘出来,双排键和钢琴的默契、架子鼓的铿锵、萨克斯和葫芦丝的中西合璧都颇具专业水准。在琴行里练琴的人们大概不会猜到,这些旋律是出自一群自闭症孩子的演绎。

  这就是筹备中的深圳爱特乐团。乐团六个成员介于11-29岁之间,虽然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星星的孩子”,但对着心爱的乐器,他们那专注的眼神和不由自主的微笑每每让旁人深受感染。

  因为快乐,他们拿起了乐器

  记者刚踏入琴房,孩子们在家长引导下都转过头来向记者问好,然后又埋头专注于手中的乐器。

  贝贝20岁才开始学琴,结果5年时间就考过了十级。此外他还学会了双排键电子琴,临摹油画的技巧也让人叹服。可爱的他不时手舞足蹈念念有词,他妈妈解释:“他是兴奋呢!每次来排练他都很开心。”

  同样会弹奏双排键和钢琴的龙龙,每见到一部钢琴就忍不住弹上一曲。他每次来回都得花上4个小时,“可孩子就是喜欢,坚持要来,我就调了班跟着。”龙龙妈妈说。而13岁的涵涵则很有个性,当妈妈给他搬椅子时他不高兴了:“老妈,我自己来,万一弄伤你的脚了怎么办!”

  23岁的轻度自闭症患者昱杰则可以和记者进行日常交流。作为团里唯一不需父母陪伴的孩子,昱杰正在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接受就业辅导。“我喜欢吹萨克斯,我自己可以坐公交车回家。”吹葫芦丝的亮亮年纪最小,他是唐宝宝(唐氏综合征患者),由于高超的吹奏技巧也被乐团吸纳进来。

  而25岁的女孩子莲莲天生属于舞台,她边打鼓边演唱了《我的未来不是梦》,并配上解说:“因为,我的未来不是梦!”引得大家情不自禁给她鼓掌。

  合奏,让他们迈出自己的世界

  孩子们的指导老师白美莉是深圳艺校的双排键专家,从台湾来深6年了。把她和这群特殊的孩子们联结在一起的是和美琴行。“琴行一直有和深圳自闭症研究会合作,让热爱音乐的自闭症孩子们免费练琴。去年琴行找到我,希望我可以当指导老师。和家长接触了一段时间,我们就达成了共识:孩子们已经达到半职业水平了,完全可以成立乐团。”

  于是不久前,他们向民政局申请注册了“爱特”乐团,既代表特别的爱,也是“autism team”(自闭症团队)的谐音。

  白美莉告诉记者,她遇到的最大考验是教自闭症孩子学会相互配合,而秘诀就是耐心和爱心:“他们很敏感,而且不能保持长时间专注,我会根据他们的特点来编曲,让他们在最小的压力下发挥最大优势。我的目的并不是让演出怎么样完美,出错不重要,只要接着弹就可以了。要知道,音乐就是他们和外界沟通的语言,希望通过合奏,他们可以向外迈一步。”

  通过一次次的鼓励和练习,现在亮亮和贝贝合作《清清玉湖水》时,贝贝已经懂得适时收手等待了。

  一年多来的训练,让白美莉对孩子们的情况如数家珍:莲莲过耳不忘根本不需鼓谱,还在全国比赛拿过名次,龙龙竟然连乐谱的章节数都记得清清楚楚,涵涵有点完美主义,亮亮比较腼腆害羞……

  希望依托乐团实现“自食其力”

  对于音乐的力量,家长们也是深有体会:“他们开始互不理睬,现在见面都会拉拉手、相互问好了!”他们渴望能走进校园为大学生演出,从社会新生力量就开始了解自闭症。

  除了希望有更宽广的舞台展示自闭症孩子的才华外,家长们还有一个更大的心愿:希望孩子们能自食其力,用一技之长谋生。“贝贝已经29岁了,我们不指望他来养老,但希望他和正常人一样得到更多工作机会。”贝贝妈妈说。龙龙妈妈也说,希望社会给予的不是怜悯而是平常心,如果孩子能凭自身能力获得同等演出机会,就是最大的关爱了。

  涵涵妈妈则告诉记者,在此之前根本不敢想象孩子的明天。“等我们老了他怎么办?靠他一个人是很难立足的,是乐团给了我们希望:也许他们真的可以像职业乐手那样靠演出挣钱养活自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