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妖魔化自闭症更可怕的是这一点

时间:2017-04-28 17:58 来源:中国孤独症网 作者:羿云天 点击:

  近日,由半径影视、合众影业联合出品的院线电影《来自星星的少年》在京举行了开机仪式。影片再度聚焦自闭症群体,是一部儿童励志影片,讲述了一位自闭症少年在亲人、老师及同学的帮助下,通过跆拳道这项运动获得成长的故事。

  在电影欣欣向荣的大时代背景下,能够有影视团队关注和拍摄自闭症这一特殊群体的故事,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很多时候我们通过影片看到和感受到的却是与自闭症群体截然相反的印象和故事。影片的过度美化和刻意包装往往为了感动而感动,哭是哭了、泪也流了、心也痛了,最终却在一团和气的笑声中制造了一次又一次的误解和假象,甚至歪曲地传递了错误的信息。

  关注自闭症群体久了,也会看到很多关于自闭症的微电影和电影,比如世界上最早关注自闭症的美国电影《雨人》,中国第一部关于自闭症的电影《海洋天堂》以及诸多微电影,都在不同层面探讨了高功能自闭症以及普通自闭症患者的生活及社会现状,也引起了一定反响。由此也引起了国家的关注和关心,但是同时也在关于自闭症的描述及信息传达方面产生了一定的曲解。

  当然,这和国家政策限制有一定的关系,但是限制并不意味着否定和歪曲,乃至以讹传讹。自闭症患儿家长和专业人士希望传递的是自闭症群体的真实生活、学习和康复训练状态,观众想看的是自闭症患儿的生理、心理以及这些家庭的真实生存状态,而不是经过美化后的自闭症群体个个都如普通人一样很快就能够取得成功,甚至被塑造为神童、天才。

  很多时候,普通人常有,而神童和天才却屈指可数,更不用说对于定性为精神残疾的自闭症患者了。

  人类的本性决定了在对待一件事情时往往总是期盼好的方面,而有意的回避坏的方面。

  因此,比妖魔化自闭症更可怕的是美化自闭症。因为无论是妖魔化或是丑化某一群体,至少还能够从中看出这一群体是存在问题的,是需要帮扶和改造的,但是一旦加以美化就会被误认为仅仅只是“带刺的玫瑰”,他们是无害的,只是像聋哑盲人一样身体的某个部位或者精神方面有所缺陷,从而掩盖或者漠视其真正的问题,只是一味地夸大他们其中的某个“天才”,认为自闭症患者人人都可以成为天才,人人都只是不会说话的神童。

  这样的认知一旦形成和被夸大美化,无疑将贻害自闭症群体。

  也许有人会说,爱因斯坦和影视剧《雨人》、《解密》中描写的主角不就是患有自闭症的天才吗?他们在数学方面具有超高的天赋啊。的确,他们是在某些领域取得了绝大多数普通人达不到的成就,但是这也并不能就因此说明自闭症患者都是天才!更何况爱因斯坦是否是自闭症也仅仅只是一传十十传百之后的结论,至于影视剧中的角色也是自闭症群体中的高功能患者,有些甚至是被有意夸大和神话。

  那么,真正的自闭症患者是什么样的呢?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是一种较为严重的发育障碍性疾病。

  自闭症是一种从幼儿期开始显现的终身神经系统疾病,不论性别、种族或社会、经济状况。表现为社会交往、交流障碍和行为异常。自闭症患者“有视力却不愿和你对视,有语言却很难和你交流,有听力却总是充耳不闻,有行为却总与你的愿望相违……”自闭症患者大都在语言发育和人际交往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障碍,不谙世事、思维单纯直接,发病原因不明,且不可治愈。自闭症的主要特点是独特的社会互动、非标准的方式学习、对特定主题有强烈兴趣、倾向于常规惯例、一般沟通存在障碍,以及处理感官信息的特殊方法。70%左右的孤独症儿童智力落后,20%智力在正常范围,约10%智力超常。

  也正是因为媒体报道和影视剧渲染的极少部分智力超常的自闭症患儿,于是,让不了解自闭症的社会大众对这一群体有了一种误解。事实上,患有自闭症、广泛性发育障碍、发育性障碍以及阿斯伯格症的症状都不一样。

  影视剧的拍摄本意及出发点是好的,也愿意展示他们背后的故事,从而打动更多人,让更多的人都来关注、关爱自闭症这个特殊群体,给他们带去更多的温暖。

  是的,自闭症群体需要温暖,需要更多人的关注和关爱,但是他们需要的又绝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温暖,关注和关爱。他们最需要的是社会大众对他们的正确认知和准确定性,只有有了正确的认知,才能提供具有针对性的帮扶。

  自闭症群体虽然和聋哑盲人均属于残疾人的大范畴,但是他们又有着很大的区别,帮扶聋哑盲人很容易做到,但是如果你不了解自闭症的特征,就很容易认知错误,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帮扶,有时候更会适得其反。

  之前媒体报道的自闭症儿童在麦当劳拿食客薯条遭遇暴打、在公交车上看到乘客漂亮的手机便伸手抢夺遭遇乘客指责为小偷从而实施打骂、在公园大声喊叫遭到众人指责等行为均被他人误解。其实他们并不是小偷和故意喊叫,这些都是自闭症的症状而已,他们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他们只是具有刻板行为,喜欢某一种单纯的颜色和花纹。

  但是,很多人的判断出发点总是与正常孩子的行为进行比对,从而进行判断,如果与正常孩子行为有悖,就加以指责、谩骂甚至动粗。

  这对于自闭症患者来说,是不公平的。

  从表面身体特征来看,自闭症的孩子没有肢体的残疾,他们看起来是正常的,但事实上,大部分自闭症孩子对于外界的声音都会产生恐惧,从而产生暴躁和大喊大叫的举动;独自一人的话,他们很容易因为恐惧而哭泣,心理上的那道关卡过不去;他们学东西很慢很慢,一句“爸爸、妈妈”都要老师教几百遍才能学会。

  自闭症儿童个体差异很大,大部分没有特殊能力表现,只有小部分表现出“孤岛智慧”。患者既然有认知障碍,那么智力上也会不可避免地存在问题,高能自闭症患者(HFA)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自闭症领域专家邹小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自闭症患者成为天才是非常罕见的,家长们不要寄希望于自闭症孩子成为天才,如果不能得到正确的教育训练,99%以上还是会成为残疾。即便有些人在语言或者计算方面表现出惊人的天赋,比如能大段背诵报纸上的新闻、心算复杂的数学题,但他们无法将这些知识运用于生活中,依然不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自理。

  据2016年12月发布的《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Ⅱ》数据显示,我国现有自闭症人数超过1000万,并以每年十几万的速度递增。世界各地自闭症高发以及缺乏了解对这些个体及其家庭和社区产生了巨大影响。

  人们无从解释,只好把他们叫作“星星的孩子”——犹如天上的星星,一人一个世界,独自闪烁。

  而就算把他们称作“星星的孩子”,也只是人们美好的心愿和祝福而已,其中又有很大的美化成分。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媒体报道的属性也是抓热点、痛点以及放大热点和痛点,最终将真实的痛苦和悲伤淡化。

  据介绍,影片《来自星星的孩子》讲述的是一位自闭症少年在亲人、老师及同学的帮助下,通过跆拳道这项运动获得成长的故事。该片既是一部主打“温情”牌的关爱自闭症儿童的电影,同时也是一部体育题材的影片。

  这的确是一部励志且温情的电影,如果一个自闭症孩子通过各方关爱就能够获得成长,那这样的成长真的太轻松了。过度的包装和美化让人们忽略了自闭症患者面临的残酷现实,更多的自闭症孩子无法上学、不被社会包容和接纳,这些都是自闭症家庭永远的伤与痛和赤裸裸的现实,如果真能轻易实现成长,那就不会发生媒体报道的诸多自闭症父母在极度无奈和绝望中带着孩子一起离开世界、以及残忍伤害孩子的惨剧了。

  自闭症群体需要社会大众的包容和接纳,但是却不是以一种美化过后的容貌展现,自闭症家庭的伤与痛需要政府、社会以及身边的每一个人去关注和帮扶,真相虽然残酷,但是却需要真实面对和亟待解决,才能还自闭症患儿及家庭真正的温暖与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