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儿童可以上普通小学吗?这个真实故事告诉你答案

时间:2018-01-30 08:35 来源:孤独症网 作者:羿云天 点击:

  上学难、融合难、融入更难,这是众多自闭症儿童不得不面对和经历的磨难。

  如何让自闭症儿童有学可上,上学不难,实现与普通孩子随班就读,更是众多星爸星妈最急切而现实的夙愿。

  自闭症微电影《珍爱·喜禾》中讲述的星儿喜禾被普校家长联名抵制入学的故事还历历在目,成为每一个星儿家庭无法挥去的阴影和难以治愈的心灵创伤。

  我们听到更多的则是学龄自闭症孩子在进入普校后,被孤立、被欺凌、被联合抵制,最终被隔绝于普校之外。

  一个接一个的“被”字,让自闭症孩子在平等受教育的权益面前无法享受真正本该属于自己的权利,他们无法说出自己心中的痛苦和悲伤,也一次又一次地饱尝了求学之艰辛和沉重。

  在这条想要通过融入普校与普通孩子一起学习,从而融入普通社会的道路中,自闭症孩子和他们的家庭走得异常艰难。

  当我们听过太多自闭症孩子被普校拒绝的新闻后,近日,一则发生在上海平阳小学自闭症儿童求学的故事,打动了无数普通人和自闭症家庭。

  动情之处,不是因为这所学校的校长、老师和同学们用博大的爱心和耐心留下和包容了这个名叫亨亨的13岁自闭症男孩,而是因为他们对待自闭症男孩的做法更值得学习和推广。

  从拒绝到接受 老师和同学们选择这样的相处方式

  亨亨是一个自闭症孩子。5年前,他的病情在同类孩子里相对严重,妈妈想让他进入普通小学读书、接触到正常孩子的行为,但因担心没有学校愿意接收,在操场上嚎啕大哭,辗转多地,最后上海平阳小学校长朱红破例收下了他。

  随后,学校让经验丰富、富有耐心的教师做亨亨的班主任,让妈妈全程陪读,制作专门的成长评价体系……

  而追溯到亨亨被诊断为自闭症后的那段时间,父母从绝望、痛苦到最终勇敢接受现实,开始齐心为亨亨的未来着想。经过两年的特教训练,亨亨在5岁开始读幼儿园,每天下午仍然去特教机构,平时主要由家里老人带。“挣扎了几年”后,妈妈辞职专职陪读,通过学习跟孩子一起生活,共同面对三口人在一起的漫长人生。

  “一秒钟天使,一秒钟魔鬼”,自闭症儿童可以上普通小学吗?这个问题一度困扰着亨亨父母和他要去的小学。

  亨亨妈妈的意愿很明确,既然给了他生命,就得让他有权利去感受一些东西,无论是好的坏的,只要他经历过了,他这一生也不遗憾。我特别希望能让我们读个小学,能感受一下正常的学校是什么样的。”她更担心,如果一直不在正常社交环境里生活,孩子会愈加难以适应和融入社会。

  找到平阳小学之前,几家普通学校已经拒绝了她,平阳小学校长最初的拒绝虽在意料之中,但她仍忍不住大哭。

  朱红迟疑了。她需要对全校的学生、家长和教师负责,但她也是一位母亲,她能感受到另一位母亲的痛苦和无助。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去剥夺一个孩子正常学习的权利。

  在她任职期间,平阳小学每个年级都有一两名甚至更多“随班就读”的特殊孩子,大多表现良好。其中,一位2017年毕业的重度失聪孩子,甚至拿到了钢琴八级证书。

  同时,作为上海特色教育的一个品牌,她无法狠心将一位母亲仅存的希望变成绝望,她决定先试试。

  亨亨就这样进了平阳小学。

  同学们对待亨亨时,也有几个细节值得学习:

  2017年初冬一天,平阳小学午餐时间,亨亨吃完自己盘子里的玉米棒,略微迟疑,拿起同桌女生露露餐盘里的玉米棒啃了两口,再迟疑一下,又放回露露的盘子里。

  露露并不生气,她把玉米棒放进亨亨盘子里。亨亨很满足。他把饭菜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还没完全咽下去又塞下一口。他喜欢吃玉米。

  亨亨心理上很敏感,即使受到一些小的刺激也会突然喊叫。他不能控制自己,行为举止显得没有拘束。他还喜欢绕着操场跑步,一圈接着一圈地跑。

  同窗近5年的同学们习惯了亨亨特殊的行为,像对待普通孩子一样,有困难就帮助他,有问题一起解决。

  三年级时,小郁知道亨亨喜欢吃糖,就决定“试一下”。她第一次带糖,正好遇上考试,亨亨突然发脾气。小郁发现,“温柔地跟他说安静,给他一些糖,他就真的安静下来了。”

  有一次在课间,亨亨突然开始大叫,教师四处询问也找不到原因,难以让他安静。最后,班里一名同学找到了原因:亨亨想把一个纸团扔进垃圾桶,但是没有扔进去,另一名同学捡起地上的纸团,扔进了垃圾桶。

  曹彬彬作为亨亨的班主任,4年多来,和亨亨、亨亨妈妈以及班里其他孩子之间建立起很多默契。

  在校长和教师们的教导下,同学们没有看不起亨亨,争着和他坐在一起。他们发现亨亨“善良”、“可爱”、“比较乖”、“偶尔发发脾气”、“像个小弟弟”。曹彬彬常告诉孩子们,亨亨虽然个子高,但明显是小朋友级别,大家要多关心他、帮助他、爱护他。

  学会关爱别人,是平阳小学教育孩子的一个着力点。朱红认为,成绩只要用功就不会很差,但学会做人更重要。

  五(4)班的家长都知道班级有这样一名自闭症学生,但从来没有一位家长因此对教师和学校提出过抱怨或异议,而是像对待普通孩子一样对待亨亨。

  亨亨妈妈用“幸福”来形容她和亨亨在平阳小学的这五年,教师的言传身教让孩子们富有爱心和包容,“老师对他好,同学对他也好,没有人嫌弃他。”

  如何与自闭症孩子相处 既是难题又很容易

  对于这群“来自星星的孩子”,他们普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社交与沟通上有严重障碍,大多只能不读书或到特殊学校就读,或将从此与正常社会“脱节”。

  也正是因为他们在普通人眼里表现出的不普通,让他们成为了大部分“普通人”之外的异类。

  但是亨亨的成长再次证明,4年半过去,亨亨表现出惊人的进步,能力达到小学三年级普通孩子的水平,让妈妈和跟踪研究自闭症孩子上学的教育机构人员惊叹。而朱红也感叹,亨亨教会了班级里其他孩子如何去关爱,孩子们会争着和亨亨同桌,会轮流给亨亨带糖果牛奶。

  都说与自闭症孩子相处很难,亨亨在进入平阳小学后也从“试一试”开始,逐渐从一个外人眼中的“异类”变成了和普通孩子一样的普通人。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亨亨妈妈提及一位相熟的自闭症孩子,在普通小学只读了一两年,就因被同学骂“傻瓜”被迫退学。

  相同的孩子,却产生了不同的结局。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2018年1月撰文表示,当前面对患有多动症、自闭症的儿童,较为普遍的情形是,家长“不知道怎么教”,教师“管不了”。在有的学校,家长采取“集体投票”的方式,要求学校勒令有多动症、自闭症的孩子退学。而在网络上,要求加强特殊学校建设,将可能影响周围同学学习症状的孩子都收入特殊学校的声音,也远远强于让这些孩子接受正常教育的声音。

  熊丙奇在文中称,这些情况暴露出中国基础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在应试教育整体导向下出现严重撕裂和分化,即相当多的家长,更在乎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好的”受教育环境,而不去考虑其他孩子的受教育权利;他们也根本没有想到,将有行为偏差、身体残疾的孩子“清理”出普通校园,并不利于这些孩子的成长以及融入社会,反而可能最终贻害社会;更重要的是,这些家长不重视孩子人格教育、身心健康发展,没有意识到倡导公平、培养同理心和同情心正是基础教育阶段极为重要的内容,而是把等级意识、身份意识灌输给了自己的未成年孩子。

  他认为,这将极不利于建设公平、公正的社会。

  也正是基于此,千万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和对待那些身体和心理方面有残缺的特殊人群。有时候,你的特殊眼神和特别的举动会深深伤害他们。

  流言蜚语伤人的真实故事太多太多了。在这个网络言论开放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是一个评论者,又会在有意或者无意中成为一个伤人者,不明白真相的前提下去刻意的窥探和诋毁特殊人群的正常举动,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一群人。

  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自闭症等特殊人群,最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傲慢的偏见。即提到河南人,总是和偷井盖的联系到一起;新疆人,大部分都是恐怖分子;广东人,是不是连人也吃啊;看动画片的都很幼稚、玩贴吧的都是屌丝、逛天涯网站的都是八卦者……而且这种毫无根据的偏见还往往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慢,从无考证和理论依据地就轻易下了结论,而且还联合起来不给你辩驳的理由和推翻的机会。

  于是,自闭症就成了“魔鬼”和“天使”,要么暴力倾向、毫无感情、傲慢的不愿意搭理任何人,要么就是如爱迪生、贝多芬、牛顿一样的天才。每个所谓的正常人都不愿意乃至不敢接近,就谈不上与他们正常的沟通和交流,更不会想要包容和融合。

  一位星妈感叹:尊重孩子,给孩子正常的成长环境,玩孩子所玩,爱孩子所爱,进步才会天天有,自闭症孩子也可以和正常孩子一样生活。

  最需要的不是被接纳和包容 而是这样做

  上海一名跟踪研究自闭症孩子上学的研究者认为,平阳小学对待亨亨的教育理念可以复制:合理安置特殊孩子,给予最大包容,倡导包容与爱。

  不过,该研究者也提及,现在教育资源紧张,普通小学不可能都高度接纳特殊孩子,而教育结果也往往因人而异。

  在亨亨成为自闭症儿童求学样本之后,虽然可以作为自闭儿融合教育的经验推广,但是教育资源的紧张也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然而紧张更多的指的是硬件资源方面的制约,对于自闭症儿童融合教育来说,自闭症儿童最需要的不是被接纳和包容,而是像普通人一样被普通对待。

  由此,普通学校的教育资源就不再紧张,每一所普通学校都是自闭症儿童融合教育的栖息之地。

  对于自闭症孩子来说,他们的确需要包容与爱,然而,在教育资源有限的前提下,他们虽然被定性为特殊人群,但其实他们和盲、聋、哑以及肢体有残缺的人一样,只是身体或者精神层面因为种种已知或未知,先天或后天的原因造成了某种身心的不完整,所以他们最需要的不是被接纳和包容,而是像普通人一样被普通对待。

  自闭症孩子并不是洪水猛兽,也不应该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活在封闭的世界被区别对待,社会大众更不应该把自闭症孩子当成是特殊的人群从而特殊照顾,只要以普通人对待普通人一样的态度去面对他们,自然而然的去接纳与包容就是最好的。

  如果一味地刻意去过度的,甚至委屈自己去接纳和包容他们,觉得他们本身就低人一等,那么对于自闭症等特殊群体来说,他们将永远无法融入这个普通的社会。

  因为所谓的普通人永远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自闭症等群体,看他们的人觉得自己委屈了自己,被看待的人觉得总是低人一等,反而让双方都觉得不自在,不能更好地以平和心态和平常心去对待、交流与沟通,反而造成了两者的不和谐,更加无法融合。

  正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人与物的存在,才显得多姿多彩。不能因为他的“奇”与“特”就报以异样的眼光和用特殊的举止对待他。在同一片蓝天和阳光雨露下,每一朵花、每一颗树、每一寸土地都享受着同样的照耀与滋润,只是因为高矮胖瘦、色彩不同、起伏不平就不能享受吗?

  当然不能,也不应该。

  以朴素的情感对待普通的人群,当他们因为身心上的残缺需要帮助时,身心健全者尽可能的伸出援助之手,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自闭症等特殊人群的生活和未来才能在普通中显得更加不普通。

  (注:文中求学故事引自澎湃新闻,人物均为化名,特此感谢!)

    

Tag: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