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天,单亲爸爸背着80斤的自闭症儿子送外卖成网红背后!

时间:2020-07-24 11:38 来源:网络 作者:秩名 点击:
一层、两层、三层……
背上挂着近80斤重的自闭症儿子,手里提着必须按时送到的外卖,抬起被压得弯曲的双腿,穿着外卖服的中年男人喘着粗气,小跑着使劲往楼道上爬。
额头两边冒着汗,背上的孩子随着爸爸跑起来的幅度笑得一脸开心。
背着11岁自闭症儿子洋洋送外卖,是济南37岁单亲爸爸张生两年来的日常。近日,通过腾讯新闻的报道,这一幕被大米和小米编辑看到,继而才了解到他的故事。
这个人们眼中顽强的父亲也许并不完美,横跨11年,他的人生中有初为人父时的满足,有孩子被诊断为自闭症后不顾一切、背水一战的绝然。债台高筑,妻子离开,但在生活似乎跌入穷途末路之际,他却又凭着在有生之年能好好照顾、陪伴儿子的信念在废墟中寻找一切生机。
他说,“年轻时,我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过上如此落魄艰难的生活,而现在,我没想到我居然能挺过来。”
01
“能让儿子迅速好起来的方法”
最近,张生连续接待了好几拨媒体记者。
同样的问题,他回答了好几遍,跟前妻之间的事,说得多了,他的怨恨似乎也平淡了些,只是在编辑问到孩子最初诊断的经历时,毫无防备地,张生一下子哭了出来。
洋洋
在洋洋两岁前,张生对儿子的记忆是模糊的,那时候他忙着开餐厅,忙着挣钱,孩子由妈妈,外婆,以及奶奶换着带。
直到快两岁时,洋洋依然没有语言,连站起来都不会,张生才意识到,外表可爱的洋洋可能“不正常”。
惴惴不安,他带着孩子去医院做了检查,诊断结果下来,张生感觉天塌了。
他无法相信,明明孩子看上去那么可爱;
他无法相信,明明自己和妻子都好好的,家人亲戚也都没有神经异常的先例;
他无法相信,孩子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终身都需要人照顾的人。
无法接受结果,张生带着孩子换了一个又一个医院检查,但结果大同小异,诊断书上“自闭症”三个字抹不掉了。
看着一张张诊断书,看着总是笑意盈盈的儿子,张生被汹涌而来的焦虑、愧疚、惶恐淹没了。
自此,张生关了餐厅,带着儿子走上了一条疯狂的寻医问药之旅,那时的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速地让孩子变好,只要听到什么方法有效,他都会不计代价地领儿子尝试:
鼠神经、理疗、针灸、宠物治疗、中药治疗......市面上能试的方法都试过了。
“当然,如果是现在,我不会那么盲目地给儿子做那些不科学的治疗,对他不公平,也不会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入进去。”张生说。
如今,洋洋的智力水平和同龄孩子相差较大,伴有癫痫、多动,没有语言,走路也是踮着脚尖,摇摇晃晃。
02
“最难的时候”
送外卖本就是一份辛苦的职业,还要背着近80近重的自闭症儿子大街小巷地跑,总有人问张生,孩子妈妈呢?
张生和前妻是在2018年5月离的婚,而他们家庭的破裂从更早就开始了。
没有了稳定收入,各种名目的治疗费让他们一家的经济越来越紧张,为了应付巨大的开销,最忙的时候,张生一天同时要打两份工,再加上一心只扑在孩子身上,两个疲惫的人除了互相埋怨,很少有真正的交流。
张生觉得太累了,既要照顾孩子,还要费力维持婚姻关系,所以在前妻提出离婚后,他便带着儿子离开了家。
离婚的那一年,张生说是迄今为止和儿子过得最艰难的一段时光。
因为房子是前妻娘家的,离婚后,张生只能带着儿子去住即将拆迁的老出租屋。原本已经准备在老家养老的奶奶心疼儿子,又回到济南帮忙照看洋洋。
“她老了,洋洋气力也大,我根本放心不下。”但为了生计,张生去找了一份送外卖的工作,每天胆战心惊地留下母亲和儿子独自在家。
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某天,在送外卖的途中,他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对面传来陌生的声音,说他的母亲和儿子出车祸了。
在那一场车祸中,洋洋受了轻伤,下巴缝了四针,奶奶的情况就严重了,腰椎粉碎性骨折。既要想办法凑钱,还要照顾一老一小,张生常常在儿子和母亲的病床面前站着就睡着了。
彼时,一直对他们多有照顾的姐夫也在医院住院,张生带着儿子在楼底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没去看望,“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张生想尽了所有存活下去的办法,去年,他背着自闭症儿子去找区政府、市政府,甚至带着记者去了省政府,要求给儿子办低保,要求入住申请了的公租房……
这些,后来都办下来了。
03
是外卖小哥,也是短视频博主
住处有了着落后,张生原本给洋洋找了家康复机构,可是受疫情影响,机构没开门,他便只能继续背着儿子送外卖。
这份工作对张生来说相对自由,只要孩子癫痫不发作,张生跑完早高峰回来,带着孩子休息吃饭,下午还可以跑晚高峰。
以往,偶尔张生还可以不用背儿子,但现在洋洋的气力越来越大,张生没办法把他固定在摩托车上,便只能全程背着他。
如果不带孩子,张生每次至少可以接八九单,但背着孩子,超过四单他就不敢接了,怕超时。接的单少,收入也跑不上去,每个月能拿到手的钱也就在两千多三千不到。
“依然很累很难,但是不迷茫了,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在我有生之年,竭尽所能陪伴孩子、照顾孩子。”
除了送外卖,在以往的报道里,没有提及张生的另一个身份——短视频博主。他在快手上,一个月就积攒了九万多名粉丝,他抖音平台的账号也在蹭蹭涨粉中。
无论如何,时代给予了张生一线生机。在送外卖的过程中,张生收到了很多陌生人的好意,一位顾客看到他的情况后,很真诚地给张生提了建议:拍短视频,发到网上,可以呼吁社会关注,也能通过流量多少赚一些生活费。
他意识到,这是另一种谋生的可能,但是最初因为不懂运营,张生发布的视频并没有什么起色。他去找了一些网络运营商,对方了解了他的情况后,免费带着他学,教他怎么做,做什么,还有两个网红博主也给张生出了很多点子。
从上个月开始,张生的视频一发,点赞量过万,一个月就涨了九万多粉丝,其中一条播放量达到了600多万,腾讯新闻的记者正是通过这条视频关注到他们父子。张生快手、抖音、微视的账号名都统一叫:生哥(外卖小哥)
“一定要有故事性,要在三秒钟内抓住观众的情绪……”现在,张生的嘴里能随时蹦出很多专业的词汇。送外卖的同时,他还在不断摸索学习如何把账号做得更好。
他表示,背着儿子送外卖只是暂时的,是无奈之举,接下来,他还是希望能找到一家机构,让洋洋接受专业的康复训练。
有人质疑他把带着儿子送外卖的视频发到网上,张生说,如果不是被生活逼到了这份上,谁又愿意扯开伤疤供人围观呢?
曾经,刚带着儿子送外卖时,他也害怕路人的眼光,害怕每一句好奇的询问,但当他连破烂的拆迁房房租也付不起的时候、当他在儿子和母亲的病床前站着睡着的时候,他只能想尽办法搏一搏。
“回过头去,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是我,我竟然扛过来了。”
 
Tag: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