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离婚、失业、单亲爸爸带自闭症儿子直播创业,活出新的人生

时间:2020-08-05 08:49 来源:北京恩启 作者:恩启自闭症 点击:
“儿子,你数数我们今天卖出去多少件货啦?”
“1、2、3、4……”
 
上面的对话来自一个叫军哥的单亲爸爸和他15岁自闭症儿子豪豪。
 
三年前,妻子提出离婚,被军哥视为精神支柱的小家彻底破碎,他只能带着不会命名,说话不清楚的儿子结束北漂,回老家生存。
 
随后,经济拮据、精力不足、儿子干预不顺等一系列的难题扑面而来,一天下班回家,军哥看到墙皮都被儿子撕碎......
 
于是,为了能24小时照顾儿子,军哥决定带着他一起创业。在这个过程中豪豪从一个只能被关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小孩,变成了会打包、搬货、给客户写贺卡的得力小助手!
 
“即便只有我们父子俩,我也要给孩子遮风挡雨,建一个温暖的家。”军哥说,前段时间生病,豪豪为他准备一盆温热的洗脚水。那一瞬间他红了眼眶,更加坚定要带着儿子好好生活下去。
 
1.儿子确诊10年,妻子选择离婚
 
2005年,军哥和妻子迎来了他们第一个宝宝——豪豪。
 
“儿子刚出生时特别可爱,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那个时候感觉虽然飘在北京,但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特别幸福。”
 
豪豪2岁
 
军哥来自东北的一个小县城,婚后一直和妻子在北京打拼。零几年时,军哥的收入维持在每月6、7千块钱,这份手机维修的工作,让他们一家在北京虽谈不上多富裕,但生活过得很有滋味。
 
可惜好景不长,豪豪在一岁零几个月时,开始出现整夜不睡觉的情况,而且特别能闹。“随后我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疑似自闭症。”
 
那个时候网络还不算发达,大家对自闭症的关注和宣传也少之又少。军哥坦言,自己当时想问题很简单,他并不知道,一场“持久战”即将到来,过程要比想象中艰辛百倍。
 
几个月后,军哥决定让妻子辞职,陪孩子去北京的一家机构干预。这意味着,这个小家庭又要新增一笔更大的开销。
 
为了生计,军哥只能更早出门,更晚回家。他希望手边有一部接着一部的手机等待维修,睡觉少点,吃饭快点,挣得钱多点。
 
“几乎每天晚上9点以后才下班到家,不过一看到妻子在那陪着孩子,心里就感觉挺满足,再累也不觉得了。”一家人在一起,是支撑军哥在北京这座大城市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10年过去了。当军哥以为生活还会如往常一样继续时,妻子和他提出了离婚。
 
“非常崩溃,没有办法接受。”那时的军哥根本无法想通这件事,在他眼里,这十年虽然艰难,但妻子从未有过多大的怨言,他也在拼命努力,家就突然要散了吗?
 
但不论有多少不舍和不解,妻子心意已决,军哥也只能无奈选择放手。
 
豪豪
 
“一开始对前妻离开确实有怨言,但又过了几年后,我能理解她的选择。”军哥说,儿子虽然一直在北京的机构干预,但因为早些时候机构的水平不高,所以没什么大进步,随着豪豪的年龄越来越大,开销和上学的问题变得棘手。手机维修工作没有前几年吃香,竞争大,收入开始赶不上支出……
 
这些难题积压已久,军哥一直以为靠自己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就能顶得住。“我必须拼命挣钱,但也因此无暇顾及孩子,忽视了前妻的委屈和辛苦,豪豪的情况不见好转,身为妈妈,应该有过无数次绝望吧。”
 
一边是经济难题,一边是心理重压,这两点如洪水猛兽一样拍击着自闭症孩子家庭。每位成员都曾奋力抵抗,但仍有像军哥这样的家庭,不幸在平静中破碎。
 
2.回老家生存,只能让儿子活在监控中
 
离婚后不久,军哥决定自己来带豪豪。一边要挣钱一边又要照顾孩子,继续呆在北京打拼不现实,军哥就带儿子回到老家生活。“老家有房子,我即便挣得少,也能和儿子有个稳定的家。”
 
随后军哥着手开了一家砂锅店,儿子豪豪那时可以做到自己单独在家,军哥就在屋里安上监控,平常一边在店里忙活,一边观察着儿子的一举一动。
 
身边很多人都问军哥,怎么不把豪豪送到爷爷奶奶那里?而这个选择恰恰是他的软肋。军哥是个倔脾气,他直言,从北京回来最大的压力就来源于父母的担心。“自己生的孩子,我不愿意让别人来承担这个责任。”
 
父子俩开始相依为命,军哥不仅要当爸爸,还要当妈妈和老师。
 
军哥说,儿子很久没有点开过微信列表里“妈妈”的头像了。因为之前豪豪多次想和妈妈视频,对方都没有接。“现在别人跟他提“妈妈”两个字,他没有任何反应。”
 
即便如此,军哥还是感到了儿子对母爱的渴望,“他现在如果遇到一个年长一点的女性对他很好,他就很快放下戒备心理,会把手给人家。”军哥只能在生活中通过给孩子做好吃的、缝衣服、陪儿子玩,来尽力填满豪豪心里这份空缺。
 
给儿子缝衣服
 
儿子豪豪虽然情绪问题不大,可以单独在家,但远没有想象中好带。
 
坐不住、不会命名、说话不清楚,这让军哥一开始根本无从下手。加之因为和妻子离婚,他已经失眠很久,自己精力不足,也无法对儿子有耐心。
 
时间和精力都有限,军哥没办法去专门学习干预知识,只能从生活中的小事入手,给豪豪进行一些基本的自理训练。
 
“儿子比较畏惧我,我一叫他,他就会用眼神看着我,我也好教一点。”军哥发现儿子学东西也很快,虽然一个物品的名字得教上千遍,但豪豪总能慢慢掌握。
 
一天中唯一能带豪豪出去放风的时间就是早上,军哥每天五六点钟就去户外陪豪豪轮滑、骑自行车、练习指令。中午回来给儿子做饭时,再顺便锻炼豪豪的切菜、洗菜能力。

豪豪在切菜
 
“有一次我从店里回来,我儿子把衣服都洗了,他会蒸米饭,虽然总是糊,但我吃到的时候特别幸福。”
 
军哥和儿子之间相处的越来越有默契,豪豪的进步让他感到欣慰。但在开砂锅店的那段时间,军哥也经常感慨:我的孩子只能活在监控里。语气透出心酸和无奈。
 
军哥很期待儿子有一天能不被监视,自己出门玩耍,但他明白,这份期待还很遥远。即便有他带着儿子在街上走,身边的人都会露出异样的眼光,接近别的小孩时,其他家长只会借故离开,或者直接阻止豪豪接近。
 
在手机监控里,军哥还经常能看到儿子在地上蹦来蹦去,邻居只是碍于面子一直不好意思反映。
 
有一次军哥关店回到家,看到墙皮被豪豪撕的到处都是。他没多说,只是默默把屋子收拾了一下。“儿子很少发脾气,但这样的事发生,我多少也有些担心。”
 
疫情期间,砂锅店的生意特别差,每天卖不到100块钱,这也给父子俩的生活带来很大挑战。最后,军哥综合各种因素,决定关掉店面,找一个可以24小时陪儿子的营生。
 
3.带儿子创业,生活会有曙光吗?
 
从带豪豪回老家开始,军哥一直坚持在自己的抖音账号(269889174)上发一些和豪豪的点滴日常,慢慢也积累了一些粉丝。他就想,不如在自媒体上卖卖本地的特产,带儿子一起尝试创创业。
 
军哥和儿子就这样开始了白天摆摊,晚上直播卖货的生活。“我们弄了个小屋,我每天带儿子来这里打包货物。”
 
豪豪能干的活很多,搬货、打包、收拾卫生、写贺卡都没问题,让军哥最高兴的是,儿子即便累了,也不会一下子就扔掉手里的货,而是懂得慢慢放下来,知道要爱护产品。
 
豪豪写的贺卡
 
除了工作,军哥还想尝试一下让儿子脱离他的照顾,融入群体生活。于是,他联系了附近的一家体校,在送孩子去上学的前一晚,军哥一夜无眠。
 
“我的计划是孩子至少坚持三天就可以了。”军哥将预期设置的很低,他知道这个过程需要慢慢来。然而,现实情况比想象中糟糕,当天下午,军哥就接到老师电话,让把豪豪带回家。
 
原来豪豪在学校一直要找手机给爸爸打电话,老师的一些要求也不配合做。事后,军哥也觉得这个跨度对儿子来说有点大,但附近没有合适的学校和资源,身为父亲,只能“摸黑”尝试。
 
被体校劝退回来后,军哥确实有些失落,但也很快整理心情,花更多的精力来锻炼孩子的体能和技能,并继续记录着与豪豪的生活。

 
豪豪在刷鞋
 
一些自闭症孩子的家长通过网上的视频,和军哥取得了联系。
 
“很多家长和我诉苦,有的甚至想带孩子结束生命。”军哥说,他看到这些留言才意识到,原来有这么多父母处在奔溃的边缘。
 
“很少有人能关注到自闭症孩子父母的心理压力,我现在的生活也谈不上多么顺利,但是通过记录和儿子的点滴,希望能告诉大家,生活没有那么糟,大家要一起坚持下去。”
 
说到这里,军哥回忆起自己前段时间生病的经历。“一个人带着自闭症孩子最怕生病,委屈了孩子,自己心里也容易感到绝望。”
 
生病那天军哥非常头晕,而且浑身无力,但还得硬撑着给儿子炒菜。晚上豪豪给他准备了一盆洗脚水,他一摸,竟然是温热的。那一瞬间,绝望感被驱逐,军哥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
 
“我们爷俩能相互照应了。”军哥言语里透着几分骄傲。
 
目前,军哥小店的生意谈不上多好,他也时刻考虑和担忧着和儿子的下一步生活。
 
有时候填完零星的几个快递单,军哥就会让儿子练习着数一数,豪豪总是面带笑容地数着1、2、3……只有军哥自己知道,生活的担子依旧很重。
 
接下来的生活会有曙光吗?
 
军哥说,自己和儿子就是万千普通家庭中的一个,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也没有跌到谷底的悲观。“会有光吧,只要我带儿子继续踏踏实实地活着。”
Tag: